【阅读提示】越来越多毕业生青睐灵活就业 劳动权益如何保障?光明网评论员:近日,媒体报道了一位音乐教育专业学生,毕业后成为一名在线钢琴陪练,一次小手术花费了万余元

【阅读提示】越来越多毕业生青睐灵活就业 劳动权益如何保障?光明网评论员:近日,媒体报道了一位音乐教育专业学生,毕业后成为一名在线钢琴陪练,一次小手术花费了万余元
【阅读提示】越来越多毕业生青睐灵活就业 劳动权益如何保障?光明网评论员:近日,媒体报道了一位音乐教育专业学生,毕业后成为一名在线钢琴陪练,一次小手术花费了万余元,让没有医保又刚毕业的她顿时捉襟见肘。更早些时候,还有新闻报道了从事外卖配送的骑手,在送单时发生交通事故,由于没有缴纳社会保险,高昂的医药费也让该骑手的家庭陷入困境。外卖配送员、快递员、网约车司机、互联网营销师……近年来,随着平台经济的迅速发展,催生了大量新行业新业态新商业模式,这些领域的劳动者数量大幅增加。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我国灵活就业人员已超2亿人,群体十分庞大。然而,从社会保障方面来说,灵活就业人员由于缺乏固定、正式的用人单位,因而大多没有签订正式的劳动合同,在社保参保方面还存在诸多限制,许多人仍徘徊在职工社会保障体系之外。社保是劳动者工作生活的安全绳。随着社会就业形态的多样化,灵活就业人群快速增长,“支流”逐渐壮大为“主流”,如何维护这个群体的社保权益,不仅是一个理论问题,更是一个现实难题。在今天的中国,每个城市的道路上都能见到风尘仆仆的外卖配送员,每个小区都活跃着快递小哥的忙碌身影,他们风里来,雨里去,不仅辛苦,而且往往面临更大的安全隐患。只有为他们织密社会保障网,灵活就业的“新赛道”才能更有吸引力,这也是一个更有包容性的社会保障体系的题中应有之义。灵活就业是吸纳就业的“蓄水池”,在经济形态大调整、劳动者就业观念大变革的时代下,灵活就业未必就低人一等。但从社会保障的维度看,灵活就业欠的账还不少,该补的课还有很多。比如,传统行业中用人单位为劳动者分担了一部分社保缴费,灵活就业者在参加社保时这部分缴费是该由个人承担还是由平台分担?如果由个人承担,这无疑将加剧灵活就业者的社保负担,进而会降低参保积极性;但若由平台分担,因各种平台商业模式之间的差异性又很难做到统一。对灵活就业群体而言,各种不同职业之间的社保侧重点也有不同。快递员、外卖配送员、网约车司机等工作流动性强,工作期间的交通意外风险大,亟需社保覆盖范围进一步扩大。当前,海南省已经率先允许用工灵活、流动性大的基层快递网点优先单险种参加工伤保险,将基层快递网点中不完全符合确立劳动关系但企业对劳动者进行管理的,从事快递收寄、分拣、运输、投递、查询等服务的从业人员,纳入工伤保险保障范围。这正是纾解了相关行业从业者的燃眉之急。灵活就业与新经济相伴相生,新经济前景无限,灵活就业就注定会葳蕤蓬勃。我们要多渠道强化对灵活就业的社会保障网覆盖,同时引导和鼓励平台企业通过购买人身意外、雇主责任等商业保险,提高灵活就业者的劳动保障水平,这是对每一个劳动者的担当和负责。(转载请注明来源“光明网”,作者“光明网评论员”)责编:秦雅楠